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算命真的有用吗?导演跟拍1年,记录农村算命先生的真实生活

2022-12-13 17:24:19 3266

摘要:河北省燕郊镇的一个小院子里大门顶上挂着一个算命的招牌看姻缘 风水 取名改名 无所不包再往里面走厉百程嘴里不断地念叨双手合十 正在虔诚的祈祷一大早就迎来了第一位客人主顾是74年生人的唐小雁厉百程问了生辰八字就算出了她的性格唐小雁的命里木占得多...

河北省燕郊镇的一个小院子里

大门顶上挂着一个算命的招牌

看姻缘 风水 取名改名 无所不包

再往里面走

厉百程嘴里不断地念叨



双手合十 正在虔诚的祈祷

一大早就迎来了第一位客人

主顾是74年生人的唐小雁

厉百程问了生辰八字就算出了她的性格


唐小雁的命里木占得多

心慈面软

而婚姻方面就是一个孤单命

想要改命先得改名

唐小雁对算命的结果十分认同

联想到了自己的经历

可不就是个孤单命吗

唐小雁20多岁的时候也是个天真的小姑娘

那时候的她爱玩 整日里去酒吧跳舞喝酒

某天 她遇到了一个穿着西装的文静男人

对方一搭讪

唐小雁 就上了钩

直到那个男人带着她到了一个小间屋子里

才露出了爪牙

这个男人自称是通缉杀人犯

在他手里已经死了3个女孩了

当时男人拿着菜刀逼迫唐小雁就范

那时候的唐小雁已经吓傻了

但是她知道 害怕是没用的

她只能压下恐惧 把这个杀人犯伺候好了

这样才能活命


就这样 唐小雁凭着坚韧的性格

捡回了一条命

可这件事成了她一辈子的阴影

她在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非常平淡

仿佛是一个电影里的剧情

可留在心底里的痛

只有她自己清楚

经历过这件事

她本就坚强的性格里又多了一丝倔强

现在的她 在北京开了一家按摩店


手底下有几个小姐

她现在可以硬气地说一句

直到现在她也没有靠过男人

她也经常告诫店里的姐妹

不要相信男人

偶尔遇到挑事的男人闹事

她满口粗话怼得对方哑口无言

遇到实在不讲理的

她也不多说话

拿起木棍就抡上去

事后给了200元就了事

孤独的唐小雁越活越通透

她知道男人靠不住

于是认了店里的小姐当干女儿

一再嘱咐以后要给她养老送终

开口仪式上

唐小雁大方地给了4000元


对于自己认定的人

她丝毫不会吝啬

厉百程听说了唐小雁的事情后

他非常佩服

一个女人经历过这么多磨难不容易

黑白两道都得照应着

这个人确实不简单

不过在半年之后

因为得罪的人太多


唐小雁被仇人点了炮

店里的小妹被抓了现行

唐小雁被刑拘了14天

出来之后再也没有消息


厉百程的老婆又开始乱跑了

他只能拖着不方便的腿脚尽力地追着

邻居们都在笑他

一个傻老婆

跑了不是刚好

厉百程没办法

老婆就是喜欢乱跑

一跑出去就捡起人家不要的衣裳

她喜欢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

对此厉百程非常无奈

厉百程的老婆是残疾人

聋哑痴呆全占了

说起他结婚的经历

厉百程相当自豪

因为他觉得自己积了大德

他的老伴在遇到他之前

是个吃不饱 穿不暖冬天只能睡在窝棚的疯女人

厉百程也因为自己也是残疾人讨不到老婆

后来经过打听还有这么个女人

没想到女人的哥哥要价400才肯把妹妹卖出去

在厉百程讨价还价到150后终于买了回来

还登记结了婚


厉百程想得很明白

做饭他能做 缝缝补补他也行

所以老婆不会做啥也无所谓

把她接过来就是为了做自己的伴侣

陪伴自己生活 提升幸福感

厉百程平时也会用脏话骂她

但那只是情绪上的一种发泄


不管多么生气

最后还是会领回屋里

给她烧水 洗手 洗脸

厉百程的三弟投奔自己

两个人的算命手法相似

以生辰八字来推演近期或未来吉凶

三弟之前在唐山古冶那边

后来才来的燕郊

如今在这边呆了有十二年了

闯出了自己的名堂

人送外号 小神仙

对此 厉百程是服气的

他自己也承认

自己的这个三弟在画符上有些本事

这年头 上门算命的几乎都是男女间那点事

小神仙拿出了高人风范

指点着一个命犯桃花的人


男人听着小神仙的话似乎觉得很有道理

他准备改过自新 不再赌桌上瞎混

挣点正当钱 好好过日子

刚送走这人

又来了个不愿意离婚求到灵符的人

于是厉胜给他画了一道保姻缘的符

售价990

不过看在这是熟人的面子上

他只收了660

其实 这种符咒在天津大悲院的批发市场里

只是一张纸钱

今天厉胜又来进货了

他的生意很好 符咒快要用完了

他在市场上转了一圈

买了40张和婚符

加一些零碎的道具 一共100块

厉胜想着 如果这些符咒全部卖出去

收入又能翻上个几番


相比之下厉百程可没这么乐观了

生意不好的时候

他就在家里听听评书

其实严格算起来算命的算是违法行为

街上几个算命的 时不时就被抄了

厉百胜无奈地说

每次被抄 这是我第一个被抓

人家都一溜烟跑了

就我腿脚不好使

跑不快

其实厉百胜心里比谁都清楚

这其实就是一个吃饭的行当

80年代那阵子

好多残疾盲人都以此为生

白天装作说书先生

晚上偷着给人算命

现在查得严 很多人都丢了饭碗

这些人也是没办法

身体有残疾 干啥也不行

这天 终于有个顾客上门了

来人叫做尤小云

是来看运程的

他想找点门路 让在监狱的丈夫早点出去

厉百程算了算 能成


尤小云听到后 灰暗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

她这几年干的是见不得人的勾当

勉强凑够了4万又送进去了

就为了能让丈夫早些出狱

她一直认为

丈夫是为了这个家才进的监狱

她哄骗女儿爸爸一直在外面打工

然后自己孤身一人到这从事性服务

刚来的时候她也被嫖客欺负过

不过她想清楚了

趁着离过年还有2个月时间

她铆足了劲想要挣一笔大的

每一单生意100块


老板抽成30 她自己能挣70块

她想着攒点钱先回去把这个年过了再说

一场大雪 宣告了寒冬的来临

石珍珠又开始拿起扫帚扫起雪来

在她眼里

这是一件大事

而对于厉百程来说

眼下也发生了一件大事

就是开始严打了

最近的形势很严峻

为了不被打成典型

厉百程早已把院子里的招牌都取了下来

跑了这么多年的江湖

厉百程很有经验

这次 真不是闹着玩


听说是一个大官的儿子酒喝多了

然后遇到了一个算命先生

结果被人骗了8万8

这人酒醒了才意识到不对

于是这个大官的儿子生气了

到处通缉这个算命先生

俗话说 阎王一张嘴 小鬼跑断腿

这样的话 是厉百程从同行那听来的

不过 他对此深信不疑

毕竟同行还跟他形容过正主的长相

厉百程说

有大脑瓜的人

指定是个大人物

不然下通缉令得要多少钱

于是 厉百程为了躲过这次严打

决定给自己放个假

刚好趁着机会带着石珍珠回娘家看看

河北省青龙县

两个人的老家

厉百程夫妇碰到了老熟人老田

多年未见

曾经和老田三个人是天天见面的

三个人是有相同的经历

所以有共同语言

老田说起前几天一个朋友被车撞死的事


厉百胜听完感慨不已

毕竟他以前在县城里乞讨的时候

就只认识这几位朋友

厉百胜带着石珍珠住进了小旅馆

而朋友老田等人就住在街边

面对老田会不会冷的问题

厉百程说道

他可不会怕冷

佛祖早已经把他那根怕冷的筋抽掉了

老田自己也是一样

他对于生活早已看得十分透彻

冷和冻都不算什么事

人嘛 一辈子不就这么忍过来的

再说了 自己也活不了多久

第二天一早 厉百胜就带着石珍珠往她哥嫂家里赶去

算算时间 从2001年到现在

已经有7年没有回过家了

到了石珍珠的老家

大嫂听到厉百胜夫妇到来

仿佛十分高兴

连忙出来迎接

石老大也出来迎接

他们把夫妇俩接到了家里

石珍珠坐在炕上不说话

脸色有掩饰不住的尴尬

她或许并不想待在这个所谓亲人的家里

石珍珠的大嫂抱怨

当年把石珍珠接走后

大嫂的耳朵就聋了

谁也不清楚怎么回事

厉百程来到一个羊棚子

他指着对面说道

当年没接走石珍珠钱

她少说也在那里住了十来个冬天

这家人对她可以说连牲畜的待遇都不如

石珍珠傻傻地看着镜头

她见到有人拍她就会笑

或许在她眼里 那些不痛快的记忆已经抹去

大哥嫌弃石珍珠的头发脏乱

要给她理发

厉百程却拦着不让

他说外貌整理的好没有用

像昨天 他打扮得不利索

遇到了一个好心人还给了100

而且不给石珍珠理发是有门道的

石珍珠的头发直接关系到厉百胜的财运

94年他把石珍珠接回家就没有理发

所以95年他的财运格外好

直到96年后半年的时候

石珍珠在街上瞎逛

遇到一个理发店学徒拿她练手

把头发全部剪光了

后面厉百程的财运就不行了

所以厉百胜尤其看中石珍珠的头发

可对于蛮横的石老大来说是没有意义的

他不讲道理地剪了石珍珠的头发

没过多久 厉百胜就离开了这里


他们来到了残联

厉百胜的生活困难是毋庸置疑的

他无儿无女

老伴儿也是一个残疾人

所以他来到残联寻求帮助

工作人员听完后

并没有第一时间解决他的问题

而是把责任推到 了乡里

县里几年就拨了十万块钱给残疾人士

都已经发完了

青龙镇一共是20户人家


有你们一家

给你们的钱不是按照人头算的

而是按照多少户人家

比厉百胜困难的多了去了

要是都依靠政府

那政府怎么办

还是得靠自己

面对残联工作人员的说辞

厉百程说什么也没有用

在县残联碰了钉子的厉百胜心情不是很好

为了排解这种忧虑

他在小旅馆找了一个暗娼

事后 厉百程说出了他找石珍珠的真正原因

不错 他找石珍珠也是为了这点事

没媳妇想媳妇

有了媳妇烦媳妇

当时厉百胜脑子一热就娶了石珍珠

为的就是解决自己的需求

可他只是一个跑江湖混饭吃的算命先生而已

哪里来这么好心照顾一个聋哑傻残带齐的石珍珠呢

但是现在相处久了

有了感情

也舍不得把她一个人丢在外面

转眼间来到了一年一度的庙会

厉百程带着石珍珠提前来看摊位

想着找个好位置

能多捞点钱

结果开市当天

每个人的摊子都比厉百程的大

要是摆到他们旁边

那不就是找死吗

所以最后 厉百程只能把摊子摆到了路边上

而在他旁边的那是石珍珠的摊子

厉百程本以为这一对夫妻店能挣钱

结果来来往往的人根本不看他们一眼

一天就草草收场了

第二天厉百程早早地出摊了

石珍珠这边终于等来了顾客

給她投喂了些钱

她开心得像个孩子

厉百程这边也围满了人群

算了一个要生孩子的妇女

妇女毫不吝啬 直接掏出一张钞票给他

碰到一个小伙也要算

厉百程收20 小伙砍价到10

厉百程解释



小伙直接吓坏了

直接给了30

集市结束

临走的时候

厉百程说他今年财运不通

这趟走得并不顺心

只赚到了百十块钱

这部三小时长的纪录片《算命》

全是生猛的现实

唐小雁23岁被人用刀抵住脖子性侵

尤小云为了在监狱的丈夫做了妓女

历百程是兄弟四人中最早残疾的

在父母死后受兄弟欺凌而离家靠为人算命维生

他因贫困而孤独半生

在三四十岁时遇到因聋哑智障受兄嫂虐待的石珍珠

又因为生理需求娶她为妻

在真实的世界里

一切都变得很残酷

这部纪录片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只是在浸透苦难的生活中透出清光

他让我们知道

这个社会上还有这么一群人

他们没有多少知识

却要面对比我生猛百倍的现实

那么顽强 又举重若轻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