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算命说

2022-12-13 17:18:56 2802

摘要: 01 “我们家往上数三代都是算命先生,你说我信不信这个。”没等有人回答,那个看起来邋遢又颓废的男人一饮而尽刚打的散酒,酒壶一放径直离开了老酒馆。 “他这个样子肯定是不信的吧。”我在心中暗暗的想,却听到旁边的老人的叹息声。 “早些信的话...

01

“我们家往上数三代都是算命先生,你说我信不信这个。”没等有人回答,那个看起来邋遢又颓废的男人一饮而尽刚打的散酒,酒壶一放径直离开了老酒馆。

“他这个样子肯定是不信的吧。”我在心中暗暗的想,却听到旁边的老人的叹息声。

“早些信的话,也不至于这样喽。”

一听这话,我顿时来了兴趣,匆匆忙忙的打了些酒跟上刚才的那个男人,想要从他那挖掘些故事。

可能是因为刚喝了酒,男人走的摇摇晃晃,时不时还会停下来歇一歇。

我没有靠近,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直到来到一栋二层小楼前。

“真看不出来,居然还挺有钱的。”看到男人熟练开门进去,我在心中暗暗的想到。

“跟一路了,进来坐坐吧。”没等我多想,耳边传来了男人沙哑的声音。

“跟了一路,是想知道点啥,说吧。”男人缓慢坐下,也给我递过一张矮凳。

“这样的,我是写故事的人,感觉您是有故事的人,所以跟过来看看。”

恭敬的递过手中的酒,偷偷的打量着男人。但他的眼神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像刚才那般如一滩死水。

没有接酒,道了句:“那就坐吧……”


02

男人名叫林兰霞,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些女气,是他二伯算出来的,“命中有一劫,女娃名才能破过活下。”

这是唯一一次他信了“算命说”,原因却是他还尚小,没有反驳的能力。

长大些,响应国家号召,林兰霞进入学校读书。所学的知识加上同学的嘲笑,他再也没有信过“算命说”,甚至对家族中的算命先生都带有些抵触。

年少不信命,总想要做出成就,让那些不看好自己的人难堪。

林兰霞也是如此,他努力读书,破了四叔算出的“考不上大学”的命。

考上大学,留在了大城市,林兰霞以为彻底远离了那些“算命说”。

可父母尚在,林兰霞不得不偶尔回去。也许是足够厉害,有了些话语权,族中也很少再有人给他提起“算命说”,倒还算安稳。

这样舒坦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几年,在林兰霞谈婚论嫁那天被按下了暂停键。

不是女方对这些“算命说”也是同样的抵触,而是对此颇有兴趣。回老家的第一次,就兴高采烈的让族中长辈算了个遍。

结果尚好,两人“八字相合,适合婚配”,也因此两人的婚礼中多了些“算命说”,一切按照“算命说”在操办。

03

“这样看起来是不是也没什么不好,她不嫌弃我出生在那样的家庭。”男人突然抬起头,平静的眸子里带了些别样的东西。

没等我接话,他便又继续自言自语他的故事。

“我本来也这么以为的,反正也只是偶尔回老家,偶尔见到那些算命先生。”

“可在我们有了女儿后,一切都变了,她带女儿去算了命。”

“而二伯却说我的女儿是童子,活不过18岁的。”男人在一瞬间激动,却又在一瞬间恢复了之前的暗淡平静。

林兰霞本就不信“算命说”,更别说是如此不好的批命。那天他大闹了一场,带着妻女在年前连夜赶回了城里。

看着怀中甜滋滋冲自己笑着的女儿,林兰霞更加坚信自己的想法“那些算命先生都是些骗子,他们只是见不得自己这么好过。”

林兰霞再坚定,也难抵枕边人与自己不同心。他的老婆徐若晴,那个生在城市,长在城市,还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信了。

她坚信女儿“活不过18岁”,对她不闻不问,一心扑在想与林兰霞重新要个孩子。

甚至因为林兰霞的坚定,产生了虐待女儿的行为,趁着林兰霞上班就在家折腾孩子,逼着他妥协。

林兰霞还没来得及妥协,女儿就被折磨出了毛病,三岁的年纪陡然得了严重关节炎。稍有不慎,便可能落下终身残疾。

04

“这怎么能忍,直接离婚啊。”林兰霞还在平静的陈述,我却激动的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义愤填膺的说道。

“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可没用啊。”林兰霞好像看多了像我一样反应的人,头也不抬,依旧平静的继续说着。

林兰霞的老婆徐若晴不出钱也不出力,他的父母亦是如此。只有他自己依旧坚定,坚定的不信“算命说”,不认命。

辞掉工作,带着女儿四处求医。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年时间,林兰霞在看到女儿重新站起来的时候,仿佛又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林家父母看到儿子为一个“童子”孙女付出这么多,并没有为之动容,反而是更相信孙女的命格不好。

千里迢迢找进城里,看都没看孙女一眼,逼着儿子离婚,将孩子丢给徐若晴。

“你不会同意了吧?”看着这栋毫无人气的小楼,我忍不住插嘴质问眼前的男人。

“没同意,他们偷偷把孩子带了过去,在回来的路上双双丧了命。”林兰霞回头看了眼摆在堂屋桌子上的遗像,眼神中的悲伤转瞬即逝,化作了愤怒。

“也是活该,那么小的孩子,他们怎么就都容不下她呢。”

本以为孩子在母亲那,即使过得清苦,好歹能平安的活过18岁。可故事还在继续,“童子”还是没能活过18岁。

林兰霞要回老家料理父母的后事,没有去将女儿接回来,只是反复敲打徐若晴希望她这几天能够好好照顾下。

可刚带着父母的骨灰回到老家,还未来得及下葬,就接到了徐若晴的电话,收到了晴天霹雳的消息:女儿从十楼失足坠落,未能生还。

听到这个消息,林兰霞没敢追究坠楼的原因。他怕听到是徐若晴将女儿推下,也怕是女儿懂事信了命,自己跳下的。

想了又想,他再也没能忍住,在父母的葬礼上将那个算命的二伯打的头破血流。

05

听完我的心中一阵唏嘘,连悲愤的力气都没有,怜悯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没了就是没了,即便我将他打死,也不能改变什么。”

“何况他坚信他没有算错,全村人也都说如果我信命,放弃那个女儿就好了。”

“你说,是不是我该信命啊!可是她那么可爱,我舍不得啊!”

他紧紧盯着我,像是在问我,又像是在透过我,不知道在问谁。

我没有接话,将手中的酒壶再一次递了过去,这一次他没有忽视,接过闷头喝了起来。

喝着喝着,他仿佛变了一个模样,拉着我的手,要求我将故事写完整,要求我劝劝世人别信“算命说”

我相信他没有喝醉,相信他始终如一的清醒着。只是这世间不清醒的人太多,才显得清醒的他是那么的可怜无助。

女孩真的是因为“童子命”才夭折的?还是因为被算出“童子命”才夭折的?这个答案显而易见。

如果那个二伯不曾算出女孩的“童子命”,徐若晴也许不会那样对她,林家父母也许不会想要抛弃她,她也许会在父母的陪伴下健康的长大。

常言道“生死有命”,但也有“我命由我不由天”。总不能因为“算命说”明天会死,今天就提前准备后事吧。

总要尽力试一试,说不定真的就可以“逆天改命”呢。如果徐若晴和林家父母尽力试一试,“童子命”的女孩不见得就活不过18岁。

人生路漫漫,愿你我都不信“算命说”,都不信命。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