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民间故事:算命

2022-12-13 17:19:54 1407

摘要:1午饭过后,天气放晴,乡亲们纷纷荷锄戴笠下地去了。45岁汉子莫德光从屋里搬出躺椅,瘫躺着晒太阳。妻子从背后推了推他,道:“儿子上街农药了,家里还有几分田没耕呢,你替他一天行不?”莫德光鼻子呼出冷气:“哼,我只能活46岁,好活歹活一个样,我在...

1

午饭过后,天气放晴,乡亲们纷纷荷锄戴笠下地去了。

45岁汉子莫德光从屋里搬出躺椅,瘫躺着晒太阳。妻子从背后推了推他,道:“儿子上街农药了,家里还有几分田没耕呢,你替他一天行不?”

莫德光鼻子呼出冷气:“哼,我只能活46岁,好活歹活一个样,我在等死呢,你们就让我过几天好日子吧!”

“好吧,你就这样摊着吧,我们这些苦命人找吃去了!”妻子愤愤不平,挑着箩筐割猪草去了。

半年前,莫德光骑马上山砍柴。途中马匹受惊,跌落马背,摔伤了腰椎。经过外敷内服并治,他躺了整整三个月才起身。

刚卧床时,前来探望的亲友络绎不绝,莫德光喷了一句:“我能吃能喝时没见你们来孝敬,我筷子拿不动了你们都赶来了,气不气人?!”

由于担忧父亲余生瘫痪,孝敬的儿子把莫德光扶上马,带他去镇上就医。医生说伤情较重,需要好好调理。

莫德光听了,好像又挨了一棍,嚷:“老子不治了,儿子,咱回家!”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莫德光看见街边摊有人卖算命书。他叫儿子扶他下马,说要买一本好好研究命理,看自己还能活多久。

他一边看算命书,一边掐着手指,突然脸一沉,大惊失色:“你爹果真没救了,书上说我只能活46岁!儿子,带爹去吃最后一次大餐!”

狗爪、白切鸡、烧鸭、叉烧,花生,在街头小饭店里,莫德光点了满满一桌菜肴,又要了三斤酒,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回忆往事,哼道:“昨日铮铮铁汉子,对石头撒尿石头裂,如今撒尿淋小腿……”

莫德光身世坎坷:年幼父母双亡,跟一个哥哥相依为命;哥哥成年后,在一次剿匪中中弹身亡,由姑姑拉扯大;姑姑给他娶妻,嫁到邻村后,仍不忘救济粮食和蔬菜。

莫德光知恩图报,姑姑去世时,他亲自编了一个花圏祭奠,在当地轰动一时。因为乡亲们此前从没见过花圏,在白事上除了看到鸡鸭鹅猪等祭品,宰牛就是最大的祭礼。

乡亲们夸赞莫德光孝敬,他趁机教训儿女:“如果没有姑婆,就没有我,如果没有我,就没有你们这些兔崽子!”

在农村,兄弟多的家庭一般看不起兄弟少的。莫德光小时候,经常被村里一个叫李道的汉子欺压,身高体壮的李道经常像对待鸡崽一样拎起莫德光的脖颈。

莫德光饱受欺压,苦不堪言。他咬牙卖掉口粮,拿钱拜师学拳,终于在17岁那年当众一掌打翻李道,宣告独立自强。

莫德光命途多舛,13岁那年跟一个小伙伴骑马到别村做客时,半路被土匪打劫,他跟同伴被反绑双手吊在树上,嘴里塞着草,还被撒尿淋了一脸。18岁那年,莫德光和小伙伴参加民兵,在一次追击土匪时认出当年的仇人,一枪雪前耻。

久经磨难的莫德光性格刚烈,他跟妻子生了一儿一女。也许是慑于他身怀武功的威力,妻子和孩子们向来对他言听计从。

每当干完了男人的分内活(比如耕田犁地),他回到家就不再干挑水、煮饭、洗菜、扫地的家务活。在他心里,男人是要干硬活的,软活都由女人和孩子干。

在粮食不够填饱肚子的年代,莫德光会扛着锄头和箩筐上山挖野生淮山,但他绝不会挑水喝煮饭;他会领着孩子到野外去挖田鼠,但绝不会洗菜、扫地。

在家里,莫德光说向东孩子们绝不敢往西。他下地归来,会叫孩子们捶背,力太大不行,力太小也不行,孩子们没少吃他的“果子”。有时妻子看不下去了,奚落他两句,结果他把妻子跟孩子都撵出家门。

如果莫德光拿那身武功去干坏事,绝对如虎添翼。幸好他为人正直,就算家里没米下锅,也绝不去偷去抢,也不会坑蒙拐骗。他更容忍不了孩子们干一些小偷小摸的勾当。

一次,儿子偷了别人家的鸡蛋,被莫德光吊打了一个晚上。一次女儿偷了别人家的红薯,被他撵到野外一天不敢回家。

有时,妻子做饭、洗菜动作慢,莫德光就骂骂咧咧,在一旁闲着也不愿搭把手。他骂人时,尽是一些不穿裤子的话,旁人听了不禁也会脸红。

孩子们长大后,男的成家,女的嫁人,他们依然对父亲莫德光的话言听计从。于是,当莫德光说出自己只能活46岁的话时,并没人站出来反对。

2

那天从街上回来后,莫德光真的不再下地干活了。

同龄人砍柴、放牛,耕田犁地,莫德光冷漠地看着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同龄人卖苦力赚生活补贴,莫德光无动于衷地看天看地,静静地等待46岁的末日。

三个月后,莫德光的腰伤治好了,行动自如的他动手制作了一面棋盘,邀约村里的下棋高手过招。

有时,孙子开玩笑:“爷爷,您怎么知道自己46岁死?”

“算命先生说的。”

再问:“算命先生姓啥名啥?”

莫德光却回答不上来。

46岁很快到了,莫德光不仅没死,而且康复如初,他却不肯下地干活,面对家人打趣,他说:“我前几天梦到我爹了,他说很快就来接我。”

46岁过了,生龙活虎的莫德光仍不肯下地劳作,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说:“我又梦见我娘了,她正在来接我的路上。”

可是,他连父母什么模样都没见过。

50岁,60岁,70岁,80岁,莫德光无病无痛地淌过一个又一个关卡。儿女们还给他操办了61岁、73岁的寿辰续命。

当年的棋友,一起被土匪欺辱的伙伴,一个又一个走了,莫德光仍然活着。有时,他会念叨:“我也快走了,明年吧!”

明年到了,他又说:“后年吧!”

岁月无情,莫德光终究有年老体衰的一天。只是,此时的他已经年近九十,不服老也不行了。有时他走着走,突然“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像一株老树。

前几年妻子也走了,孩子们早就当家做主,孙子孙女也已长大成人,不再忌惮莫德光。

每当听到莫德光又唠叨什么时候走的话,孙子们就打趣说:“你哪有那么容易死,拿斧头劈额头都死不了咯!”

去年的一个冬夜,莫德光的人生在睡梦中走到了尽头,终年90岁。

在他的灵位前,子孙后代齐聚一堂,没人因他的离去而感到悲伤。他们集体回忆莫德光的趣事,试图拼凑他的模样,玩笑频频:“老爷子这辈子值当了,前30年半饥半饱,中30年晃晃悠悠,后30年潇潇洒洒!”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