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当代散文|荒唐的电脑算命

2022-12-13 17:32:20 2802

摘要:文/宋会强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一年,我在离家300多里地的临沂一家国营(国有)煤矿工作。暑假里,当小学教师的妻子和儿子来矿上住了几天,我们一起返回老家。在临沂城区东部一家国营汽车站等车时,发现车站候车大厅门口旁边有一处挂着“电脑算命”的牌...

文/宋会强

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一年,我在离家300多里地的临沂一家国营(国有)煤矿工作。暑假里,当小学教师的妻子和儿子来矿上住了几天,我们一起返回老家。在临沂城区东部一家国营汽车站等车时,发现车站候车大厅门口旁边有一处挂着“电脑算命”的牌子,周围有20多人旁观,我们就过去凑热闹。只见一个个算命的人,手里拿着打印出的似乎真正决定自己命运的护身符,在仔细地阅读着,犹如在查看自己的高考成绩单一般认真,边走边看,十分虔诚的样子。

等车的时间是难耐的,尽管当时到我们莒县的客车也不少,但等上一个多小时还是常有的事。闲着也是闲着,妻子说是算上一卦,电脑算命肯定比人算得准确,这也代表了众多参与电脑算命者的心态。当时的电脑是不是286、386型号的不得而知。

我是一个唯物主义者,自从上小学起,就接受唯物论的思想教育,后来在上中专、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时学习过《哲学》,懂得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从来不相信迷信、宗教一类,只是闲着也是闲着,费用也不是很贵,2元钱,正好莒县到临沂的汽车票也是2元。2元钱的概念,可以和当时的月工资做一比较。

当时我的月工资百元左右,其时煤矿上已经开始实行经济承包制,矿上对下属各单位也是实行了同样的奖惩措施,所以工资很不稳定,扣的多奖的少。

缴上2元钱,操作者询问了妻子的姓名、出生年月和生日时辰,又操作了一番,回车键一敲,随着打印机“吱儿,吱儿”的打印声,一张16开的纸打印出来了。这张纸上带有妻子的姓名、出生年月和生日时辰,然后是前途、婚姻、工作、儿女、收入等方面的内容,每一个大项分列着七八个小项,妻子认真地读着每一项内容,说是还真是比人工算得准呢。我心里明白,算命者揣摩透了人们的心理,在列出的诸多内容里,总会有三两项属于模棱两可,甚至对谁都是适用的,若是和当事人对上了号,人们就会信以为真,崇拜之至,甚至内心里会自言自语:“神了,真是神了。”而且人们都喜欢夸奖、奉承、恭维、好听的话,即使有难听、不好的预测,自然又有破解的办法,类似于武侠小说里毒药的解药一样,属于故弄玄虚,增加算命的神秘感,等等。

妻子阅读打印内容的认真劲儿,引来了众多的旁观者咨询,然后他们也加入到了用电脑算命的队伍里。

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真是有点可笑。电脑在当时还是相当神秘的办公工具,在一般人的视野里还没有见过实物的电脑,只是在电影电视里看到过,这样电脑的神秘感可想而知。

电子设备的发展是迅速的。上世纪90年代一部砖头大小的“大哥大”上万元,没出几年,两三百元就能买到;“BB机”数字的、汉字显示(简称“汉显”)的、“小灵通”,还没等咱买得起,却已经被先进的通讯设备所淘汰。

上世纪90年代,我所在的国有企业里每年报刊费高达4万多元,其中一份部级行业报订到了30多份。个人兴趣爱好所致,每年我都在几家“国字号”报刊上发表了一些文章,好几年每年的稿费都要超过1000元。单位一位负责收发报刊的同事,工作十分负责,我的有关信件、每月三五张稿费汇款单从未出过差错。她告诉我,写这么多的稿子,还不买上台电脑,免得费时费力?当时,县城里好多收入高的人家已经开始买起了电脑,尽情地遨游在网络世界里。我也是很眼馋,无奈生活还不允许买这个奢侈品。进入本世纪,我家也买上了电脑,单位里办公也用上了电脑,有一个阶段还提倡起了“无纸化办公”。

电脑技术的不断发展,几乎到了“无师自通”的地步。经常用到的文字处理Word、数字表格Excei,稍微具备点电脑操作知识熟悉一段时间即可学会。学会了这两项操作,办公基本技能也就具备了,可以应付一般办公需要了。

正式使用电脑办公时,办公室多人共用一台电脑,此时我已经40多岁了,办公室的同事都比我小10多岁,他们年轻,虽然他们操作电脑也不是很专业,但毕竟年轻,接受新事物快。虚荣心作怪,我也不好意思过多的询问,只好边干边学,有时偷偷暗地里地跟着年轻人学习。就这样,几年的功夫,我就基本应付自如了。后来发展到每人一台办公电脑,处理一般办公文件也就没有问题了,甚至比较棘手的规范文件格式,年轻人还要向我请教。

得益于这样的电脑操作技术,我在业余时间写稿时,慢慢适应了电脑写稿。2017、2020年我分别出版了散文随笔集《乡情往事》和《且行且记》,两本书近50万字,全部由自己敲打键盘完成。

由此,我联想起了30多年前的那次电脑算命经历。奇怪的是,当时国营汽车站竟然允许这样的电脑算命公开骗人,是经济利益驱动收取租金,还是也虔诚于封建迷信,信以为真?不得而知。若是今天再有人摆出电脑来,说是十分准确的算命,纵然说得天花乱坠,还会有人相信吗?

作者简介:宋会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著有散文随笔集《乡情往事》《且行且记》。

壹点号当代散文

新闻线索报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齐鲁壹点”,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